太阳2平台下载-太阳棋牌 apk-首页

影视传媒学院

文学剧本——离人泪(荣乐)

编辑:时间:2017-09-01点击数:

 

影视剧本第一则:离人泪

人物小传

01.许志高

豫北许氏,二十三世长孙,生于关中长于赣南

现年二十又一,供职于南丰县房管局

家中有一弟,唤作志远

志高年幼时期曾跟随伯父在魏都第一中学念书

其间被一女生表白,可是后来女孩子转学去外地

但是仍许诺,五年之后不见不散

02.李婳

赣南李氏,家中长女,长于志高半岁

十五岁时初识志高,后经历暗恋到表白

在十六岁时因为家中变故被迫举家搬迁

与志高约定五年后见面

03.张云凯

志高的好朋友,平溪人,

曾与志高就读同一所高中,并在同一个班级,

而且三年都住在同一个宿舍

04舒雅

魏都一中任课教师,志高的远房表姐

曾带过志高所在的13级政治课

长于志高三岁

志高在房管局的第一年没有分到职工宿舍

曾在舒雅家中借宿

被志高唤作雅儿姐

故事梗概;

许志高赴五年之约,到岭南南与李婳相见,

其间舒雅应许家长辈之请,陪同志高前往

在赣南期间偶遇张云凯

但是这一切,

只是一个插曲,他们四人所在的地方

已经悄然处于一场风暴的中心

是血有事泪,总也抹不清楚

第一场;(第一幕)

K799次列车

卧铺车厢

志高:舒雅姐,你说这次我能不能顺利见到她

他仿佛有些忐忑不安,

眼睛不住地在车厢扫来扫去,也没有一个落点

舒雅并没有回答

谁也不能为这次的路途打上保票

就像这窗外

晴朗的天空瞬间就可以被漫天的乌云所代替

车厢的气氛有点沉闷,似是山雨欲来时的惯有气势

两人都在上铺默不作声

下铺临窗座椅抱着孩子的年轻妈妈却在安静地哺喂孩子

天色逐渐转暗,可是窗外的雨却没有停歇

志高熬不住这枯燥的旅程已然沉沉睡去

舒雅依旧醒着,手中摆弄着一个小物件

倘若没有记错

这是一个她教过的学生在毕业前夕送给她的

夜色渐沉

这物件仿佛有神奇的魔力

每次只要盯着看上一会儿就会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距离到站停车还有半个小时

志高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距离岭南市越来越近

吸到胸腔的空气似乎都有些粘稠

列车上的旅客这时都已经开始在用早餐

似乎并没有人在注意窗外

 

第二幕

岭南市南抚区

南抚家园小区,

李婳独自一人在家中

两分钟之前她收到朋友的短信,邀请她参加一个聚会

此时她有些犹豫,但是好奇心又在驱使她去

墙上钟表的指针这时恰好指到八点

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她简单收拾一下

穿上自己最喜欢的白色连衣裙便出门去了

南抚区在岭南市最南边属于经济开发区

老旧的钢铁厂和新建的高楼同时存在

工运河在南抚区有最大的渡口

几年之前这里也曾经是李婳最喜欢来玩的地方

只是现在这里划分成开发区后就很少有人来了;

礼拜天父母都不在家,独自一人着实无聊,

但想到一会的聚会似乎体内的兴奋因子都被调动起来了

天公不作美,她刚走到一半路程

小雨就淅淅沥沥下了起来

这实在是让人心烦,

可是也没有办法,加快脚步向前走了十几米

恰好这里有一个广告牌可以避雨

李婳在这昏暗的灯光下理了理刘海

就在这十几秒内

一辆黑色轿车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面前

“走吧;我载你一程”

低沉的男声从摇下的车窗内传了出来

“你是,张…….

没等她的后半句话说出来车门已经打开了

这次她没有一点犹豫

直接钻进车里然后关上了车门

你不记得我了?

身边的男人似乎在以一个开玩笑的语气问道

这时李婳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这个人太像一个人

以至于自己没有丝毫的考虑就坐进了车里

我记得,只是忘记了你名字的一半

这话说出的时候她全然没有注意到

车内那种别样的幽香究竟是什么………….

第三幕

岭南北站

列车停靠在站台,旅客有序地走下列车

志高提着行李,舒雅跟在后面

站台上熙熙攘攘

本来在火车上睡在下铺的年轻妈妈

这时也走下了火车

可是她怀里的小宝宝却突然放声大哭

任凭她怎么哄都不起作用

志高想回头看一眼可是舒雅却在背后推了他一把

只得快步向前走去

舒雅也是第一次到岭南市

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新奇

魏都在北方这里是南方

似乎连空气呼吸起来都感觉不同

可是究竟哪里不同却又讲不清楚

她是希翼这次出行能够顺利的

就算志高见不到人都不要紧

只要两人安全返回自己能顺利交差就可以了

‘’舒雅姐你看这是什么!’’志高一声惊呼

可是在她回头之后却只看到了一香蕉树而已

这让她有些无语

看起来许志高已是二十一岁了,可是在她看来

他依旧是自己初见时十五岁时的心性,除了在学校时

他会收敛一下,让自己看起来成熟点

“大家还是先找个地方安排下来吧”舒雅对志高说道

“嗯,好,”这下他彻底来了精神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终于在一个街角找到了一家合适的旅店

许志高一直叫嚷着要吃东西

舒雅对他说;你下去吃东西,我收拾房间

经过一夜的颠簸早已疲惫不堪

她简单收拾一下就在房间和衣而睡

看似平静可他们两人却早已进入一个精心设计好的围城

第四幕

工运渡口

胜利钢铁厂废弃的厂房

杂乱的厂房放着一把旧椅子

其上赫然绑着一个女孩

白色衣裙披肩长发

双手反剪在背后眼睛被黑布蒙着

嘴巴里还被白色胶带封住

女孩的背后还站了一个男人

只是长时间的挣扎让她耗尽了体力

对于身后的人她早已失去警觉

男人俯身在她耳边

悄然开口:“受苦了呀,小婳!”

然后伸手撕下胶带

蛮力的拉扯瞬间将她从昏睡的状态唤醒

惊恐再次将她淹没

她想呼救可是嗓子已经嘶哑

男人见状从身边拿出一瓶水

捏开她的嘴巴灌了进去

咕噜咕噜,,,水顺着咽喉流进胃里

她在不断反抗可是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好在经过水的滋润

她终于可以发出声音

“求求你,放了我!”

男人并没有理会

而且又用胶带重新封上了她的嘴巴

“很快就会有人来救你了,不要着急”

! 铁门重重地关上

再也听不到一点声音

第五幕

南抚家园

舒雅和志高不解地听着门卫的说明

昨晚门卫看着李婳走出小区门口

可是直到今日下午也没有回来

按照门卫的说法,

距离她离开家已经有二十个小时

但是根据志高对她的了解

她根本不会夜不归宿,更不会手机一直关机

也就是说,她失踪了!!!

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

他拉起舒雅转身就走

谁也不能预测发生了什么,

但是一个女孩失联那么久真的不会发生什么好的事情

刚跑过两个路口,

舒雅重重地甩开志高的手

“你看你像什么样子!无头苍蝇一样!

你指望这样在大街上就能找到他么!”

她跑的有点气喘吁吁

“我能怎样!我也很绝望,但是还是要找到她”

志高也一脸严肃地回答

“想想她常去的地方,大家去找找看”

公园,书局,林院,工渡,北街

我知道的只有这几个,,,

那好,大家就依次去看看

公园和书局都距离这里不远

大家可以步行过去

林院和北街在新北区距离比较远

大家一会儿打车过去

最后一个工渡在南抚区最南端

距离最远,大家就最后去

好,就按照你的计划来

第六幕

新北区

两人马不停蹄

公园在炎热的下午几乎没有行人

而在书局从一层跑到四层

依然没有看到李婳的身影

志高有些失落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很希翼她会无恙

可是却又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舒雅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出书局大门

志高也只好赶紧跟上

可是在他们不远处一直有人在跟着他们

只是两人都过于专注并没有注意到罢了

其后,两人又匆匆打车赶往新北区

林院比较僻静属于森林公园一类

但是位置比较偏僻所以也是行人稀少

舒雅和志高兵分两路

一人在南门一人在北门

他们问过了每一个守门人

可是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北街属于商业街区是购物的天堂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经常到这里选购衣物

可是这里行人太多了,即使有人看到

谁又能认得出那个是小婳呢?

恐怕不能,

在形形色色色的店铺中问了一圈之后

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这会儿,就连舒雅都有些气馁

休息一会吧!舒雅建议道

然后起身去街边买了两杯饮料

递给他一杯

志高接了之后却一口没喝

只是依旧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七幕

北街路口

一辆黑色轿车悄无声息的停在他们面前

车窗降下,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出

“舒雅老师?志高,你们怎么在这里?”

许志高终于抬起头来

向车子看去

“张云凯?”舒雅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

“嗯,是我,你们去哪里,要不要载你们一程?”

舒雅犹豫了一下,

“工渡,大家要到那里,你顺路吗?”

“也不是很远,我送你们吧”

张云凯答道

副驾驶位置

许志高这时终于回过神来

“你不是在赣南么,怎么突然跑到岭南这里了

“其实已经来这里好久了,你呢?怎么也突然跑到这里来了”

说完,张云凯看向许志高

等待他的下文

“我来这是是为了见李婳,

可是到了之后却发现她不见了

她好像是失联了,大家现在在找她”

说完一阵沉默,只有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

“工渡是吧?待会儿我和你们一起找,”

“嗯,谢谢”志高低声地应了一句

舒雅一人坐在后排,车厢里那种特别的幽香

一直在刺激着她的呼吸

因为她从不用香水,所以对香味特别敏感

吸入这种香味后隐隐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志高”舒雅微不可闻地叫了一声

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八幕

工运渡口

许志高站在渡口一阵出神

甚至连舒雅不在他都没有发现

张云凯四周观望了一下,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玻璃瓶

拔下瓶塞放在舒雅鼻翼下方

过了不到十秒钟

舒雅直接从昏睡状态惊醒

他又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舒雅老师,大家到了”

许志高回身走到车旁

“我想去那边钢厂去看看”

舒雅姐,你要一起么?

胜利钢厂这会就像一尊巨兽隐没在夕阳之下

吱嘎…..

钢厂破旧的大门被许志高推开

里面本该是漆黑的一片,可是却诡异地透出一丝灯光来

许志高一人当先朝灯光的方向走去

舒雅紧随其后

最后一个张云凯面带冷笑

走在最后

“小婳!”许志高惊呼一声

前面昏暗的灯光下

一个被捆绑的女孩正是李婳

这会距离她被绑架过去了整整22个小时

粒米未进的她早已耗尽体力

甚至连回应的力气都没有

“啊!”

一声尖叫将许志高的注意力重新拉回身后

第九幕

钢铁厂

张云凯一手扼住舒雅,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她的胸口

“退后!!!许志高!!退后!!!就现在!!!”

此刻张云凯就像一头被激怒的豹子

随时都会暴起伤人

这会儿他的嘴角浮起冷笑

“志高!你的亲弟弟,许志远他还好么?”

许志高满是不解

这个时候张云凯为什么要提自己的弟弟

“你还记得,云静么!我的妹妹,张云静!”

“她不是去世了么?”

许志高问道

“是呀!她被你的弟弟害死了!”

张云凯的脸此刻涨红眼睛几乎喷出火来

“四年之前许志远偷偷开你家的车

结果他在路上撞到了人

但他跑掉了,连送伤者去医院都没有”

“那个被撞的,就是我妹妹!!!”

“后来妹妹抢救过来了,可是她失去了一条腿

而且半张脸留下了永久的创伤疤痕”

“她醒了之后,承受不了,割腕自杀啊”

“她死了啊!我妹妹死了啊!!!”

我真想手刃了许志远这个畜生!!!

可是我又不能,当年他十五岁

连法律都会袒护他!!!

那就你吧!

你来替他承受这一切,选择一个

让她死在你面前

就像当年我亲看着我十七岁的妹妹

身体逐渐变得冰冷

选择吧!是舒雅,还是李婳

这句话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吼出来的

许志高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

“别管我!先救李婳!”舒雅替他做了决定

他艰难地低下了头

伸出的手落在了李婳身上

“哈哈哈”张云凯在狂笑

可又像是在哭

手中的刀子抵着胸口就刺了进去

很快鲜血就染红了一片衣服

舒雅倒在了地上

啊啊啊!!!

许志高也抓狂了

他扑上去和张云凯厮打成一团

全然不惧他手中的刀子

两人拼尽了力气,

身上也受了不少伤

从钢厂到渡口

最后张云凯艰难地站了起来

“志高,我恨这个肮脏的世界!”

“血债,我来血偿!!!!”

说完纵身跳进工运河中

只留许志高一人在岸边喘息

汗水,血水,和灰尘粘满脸庞

可是依旧有两行热泪奔涌而下

止也不住…….

学院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藕塘职教园区钱胡路812号      邮编:214153      电话:0510-83275908、85551188

Copyright?2016  江南影视传媒学院

太阳2平台下载|太阳棋牌 apk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